新闻详情页

福建击剑:“剑”在弦上

时间:2020-03-07 05:39:53来源:优德体育平台-w88官网-w88手机版

  全运会向来“英雄出少年”,即将到来的十三运,中国剑坛的年轻人有望跨出“抢班夺权”的一步。林熙摄

  在宁德举行的2017年全国击剑锦标赛5日曲终人散,赛场上释放出的信息却是余音绕梁。仍处在“创业期”的福建击剑队,团结作风让人印象深刻,他们已是“剑”在弦上,瞄准了下月的天津全运会。

  4日上午,当林声刺中绝地反击的那一剑时,从来“稳坐钓鱼台”的福建击剑队主教练李喆抓起面前的护栏跳了起来。罕见的真情流露,充分证明了他内心的压力。

  仅仅40天前,福建男子重剑队在上海静安体育馆以一剑之差负于江苏无缘八强,当时的李喆忧心忡忡。“宁德16进8这场团体赛,是我们的生死战。”因为,赛制简单又残酷——团体八强,拥有十三运团体和三个个人赛参赛资格;八强不入,则最多只有两个个人赛席位。

  他的话在宁德两次应验,不仅仅是重剑男队,由国手林声领衔的重剑女队,也着实玩了一把心跳。重剑偶然性大,以弱胜强的战例比比皆是。传统强队上海女队,这次其实就是败给了孤注一掷的福建姑娘们。

  说起福建重剑,林声知名度最高。这位2010年新加坡青奥会女子重剑个人冠军在队里以嗓门大著称,只要有队友在比赛,绝少不了她的呐喊。福建男重碰上了志在冲击团体冠军的安徽队,她破天荒地坐在了教练席上,多次起身为队友出谋划策。

  “是李喆指导在准备会上提出这个想法。”福建队教练黎照强表示,林声作为女队员心思更为细腻,而且她有国家队的成长锻炼经历,也很熟悉队友的习惯和安徽几员主将的线路、节奏。这一招果然见效。而赛后,当众人还沉浸在入围的喜悦中,又是林声冷静提醒大家40分钟后还要争夺四强。最终,进入状态的福建男重获得了三年来的最好成绩:全锦赛团体季军。

  成绩是备战的镜子。上海站预赛铩羽而归后,男重加班加点,总结、分析、看对手录像。对于教练们来说,卸包袱是头等大事。黎照强说,每个队员的心理状况都要说出来,任何心结都要掰开说,“不亚于一次思想解放”。此外,女重和花剑组的其他人也都在帮他们想办法。没有明星的福建队,依靠的是“团体的力量”。

  相比重剑队的命悬一线,福建花剑在国内貌似强势许多。本届全锦赛,他们获得男团和男、女个人三块金牌,以及女团的银牌。但如果把比赛一轮轮摊开来看,队伍其实赢得如履薄冰,也难怪教练表示“不满意”。

  个人赛中,女队只有乐慧林独闯四强,男队则只有陈海威闯进八强。即便四站预赛四进决赛的陈海威,也屡屡遭遇一剑决胜的险境。

  抛开失利,教练组表示,一些场次的特定环境下,队员没能把平时练的东西发挥出来。在3日福建与江苏的女团决赛中,乐慧林4∶1开局却忽然对剑道失去控制,被对手倒追四剑。最后一轮,刚把优势扩大到三剑的乐慧林,短短一分多钟又被对手连得五分反超。

  “团队精神、意志品质,我相信福建队不比别人差。但在特定环境、特定时间,他们还是会出现失误、打不通的情况,回去将重点寻求破解之道。”黎照强说。接下来,福建击剑队将进行一个多月的封闭备战,把问题进一步“查缺补漏”。

  此外,对手的蓄势也值得福建队警惕。雷声和马剑飞两位老将虽然个人赛不亮眼,但他们带领的广东队半决赛仅以两剑负于福建队,加上莫梓维和第一站预赛个人冠军吴小龙,广东队依旧是福建男花团体登顶的最大对手。而江苏队在本次全锦赛的复苏,也说明了全运会素来都有队伍“打鸡血”的惯例,上届全运会,雄心勃勃的福建小伙子们就是败在香港队的剑下。

  同样,福建女花也无法“孤芳自赏”。江苏队的霍兴欣上月在香港亚锦赛上为中国女子花剑十年来首夺亚洲冠军,她无疑是个人冠军的最大热门。“各队都在冲刺,变数非常大。四强都有夺冠实力。”黎照强说。福建花剑要想突破上届的一金,需要从零开始,把每一场都当成决赛打。

  国际奥委会上个月确定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项目设置,其中击剑增加了男子花剑和女子重剑团体赛。对中国击剑队来说是不是喜从天降呢?这是否意味着雷声、许安琪等名将有机会再次“亮剑”奥运赛场?

  按照击剑的项目轮换顺序,2020年奥运会原本不设男花和女重团体,而这两项刚好是中国击剑的优势项目,尤其是后者。中国击剑队在里约奥运会上收获的一银一铜均出自女重姑娘之手。

  里约奥运会后,女重“双姝”许安琪和孙玉洁一个成婚一个上学,面对是否希望再次参加奥运会的问题,两人言语中都带着一丝期待。

  “还是会有点心动。”已经参加过两届奥运会的许安琪说,“现在还是想先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人生换个角色,对比赛的理解和认知也会不太一样。”

  “大学期末考试几门课压力很大,国际剑联和亚剑联的竞选工作占据了很多精力,所以还没有那么多心思放到下届奥运会。”孙玉洁说,自己并不着急。

  中国男花的“双子星”雷声和马剑飞都已过而立之年为人父,还能再拼一个奥运周期吗?

  “应该不会以运动员的身份参赛了。”除了继续北大的学业,雷声现在更多地投入到普及击剑的活动当中。“要是没有团体赛,对项目是很大的打击,现在大家又看到很多希望。”

  马剑飞的伤病一直影响着他系统训练。“基本不太可能,就算打也出不了太好的成绩,还是把更多机会留给后起之秀吧。”

  马剑飞所说的后起之秀中,福建的陈海威是其中的佼佼者。曾随队征战里约奥运会男花团体赛的陈海威,在上个月的亚洲击剑锦标赛上获得个人赛铜牌,在第十三届全运会击剑4站预赛中,他全部打入男花个人决赛,并两次夺冠。

  “团体赛回来了,挑战和机会并存。”陈海威说,“队伍正处于新老交替阶段,与上个奥运周期相比,还是存在比较多问题,我们会尽全力克服。上个周期有两位老将带领着我,这个周期需要我承担更多的压力。”

  为了全运会,不少老将依然披挂上阵、剑影灵动。期待全运会决赛的剑道上,更多年轻剑手能够迅速成长、大放异彩,主动担当起2020的重任。新华社

Copyright©2019 版权所有:优德体育平台-w88官网-w88手机版